欢迎光临知识产权有限公司!

新闻中心 / News

联系我们 / Contact us

地址:济南市高新区伯乐路288-1号
电话:0531-58797707;0531-58797708;
0531-55509960;0531-55505960
传真:0531-58797706
邮箱:82677197@163.com

新闻详情

LOL索拉卡新皮肤同人文:黎明与黑夜 圣洁与腐朽并

时间:2020-01-09 08:31:37来源:gd真人-gd视讯官网-gd视讯平台

  黑夜渐渐落下帷幕,清晨的第一缕光芒照射在神殿中,这光芒径直照射在王座上那象征着黎明教义的圣剑之上,使本就神圣的剑变得更加神圣。

  索拉卡于神殿正当中,单膝跪地,右手紧紧贴在胸前,黎明圣教的仪式已经开始。自索拉卡周身之上,无数光芒开始涌动,这些光芒若星辉斑斓的银河,将索拉卡紧紧包裹于其中,随后,这些光芒开始涌入索拉卡的身体,与索拉卡完全融合在了一起,待到这些光芒完全涌入索拉卡身体的时候,索拉卡的身体开始发出耀眼而圣洁的光芒,洁如皎月,炽如耀阳。

  一袭银白色的铠甲自索拉卡身躯之上浮现,而她一袭乌黑的长发也已经变为了银白色。

  卡尔玛见到索拉卡的变化,脸上不由得浮现出喜色,不过这欣喜的神色很快便被她隐藏了下去,却是又换上了平时那张冷冰冰的脸。

  卡尔玛走到索拉卡面前,手中的权杖轻点索拉卡的肩膀,“去吧!拔起你母亲的剑,让黎明重新降临这片大地!”

  母亲,这个词语对于她来说,是十分熟悉却又陌生的,作为黎明的领袖,母亲的名字常常被人提起,可是她却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,而父亲,她的父亲不过是黑夜的异教徒罢了,因体内血脉觉醒而作为黎明圣女的她,自小便不被允许踏出神殿一步,好在她的哥哥并未在体内觉醒什么血脉,可以作为她的眼睛,替她看看外面的世界。可是在三年前,她的哥哥也莫名的离开了她,这神殿之中,只有她一人,忍受着这与世隔绝的寂寞。

  “拔起你母亲的剑,让黎明重新降临这片大地!”卡尔玛见索拉卡迟迟未有动作,却是提高了几分声音,再说了一遍。索拉卡回过神来,对着卡尔玛施了一礼,站起身来,向着面前的王座走去。

  王座上的圣剑熠熠生辉,即使已有十余年未有人去使用它,它的光辉仍旧没有丝毫削减。当索拉卡纤细的手握着剑柄的那一刻,这把圣剑仿佛已经有了生命一般,一道从未出现的璀璨光芒自神殿之中迸发开来,刺得每一个人都几乎睁不开眼睛。

  卡尔玛望着眼前笼罩在光辉之中,手持着黎明圣剑的银白色头发的少女,仿佛见到了离去已久的故人,光芒散尽,卡尔玛回过神来,缓步走到索拉卡面前,双膝跪下,双手高高举起手中的权杖,“恭迎新黎明降临!”。

  看着眼前的卡尔玛和身后纷纷跪下的一众信徒,索拉卡的心中更加迷茫了。

  索拉卡站在高山之上,望着远处黎明与黑夜交战的大军,战场之上,鲜血已经让大地改变了颜色,这种颜色并不是单纯的鲜血的鲜红色,而是一种近乎于黑色的深紫色,这种颜色全都源于一股又一股的鲜血泼洒在地面之上凝固而成,可见这场战争已经打了多久,战况又有多激烈。

  索拉卡看着山下为各自信仰而作战的人,眼中满是迷茫,信仰的冲突难道仅仅只能依靠刀兵相向来解决吗?这些问题索拉卡从来没有得到答案,而新黎明领袖的身份也不允许她问出这个问题,她只能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权杖为下方奋战的黎明军队施加祝福。

  虽然黎明的军队身后已有她和卡尔玛不断的为之施加祝福,可黑夜的军队仿佛如最凶残最嗜血的野兽一般,疯狂的向着领命军队发动着进攻,黎明军队中很多士兵被施加的祝福尚未发挥效果,便已被那如野兽般的黑夜吞噬,成为自身信仰的牺牲品。

  索拉卡的双眼逐渐被泪水模糊,这是她第一次上战场,也是她第一次走出黎明神殿,更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死在她面前,能坚持这么久已经不易,可是此刻的她,却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。

  索拉卡缓缓的蹲下身来,手中的权杖被仍在一旁,双手紧紧的捂在脸上,泪水自指缝中缓缓流出。

  卡尔玛见状,刚想走过来说些什么,却见一道暗红色的身影直接冲了过来。

  卡尔玛当即察觉有黑夜之人袭来,手中能量翻涌,一道脉冲自掌心激射而出,可那道暗红色的身影却是直接躲过了这一击,径直朝着卡尔玛身旁正蹲在地上哭泣的索拉卡冲去。待到卡尔玛反应过来,那道身影已经将索拉卡扛在了肩上,朝着山下冲去。

  不消卡尔玛命令,奈德丽手中的长矛早已出手,长矛携带者黎明的光辉,在空气中划出一道耀眼的轨迹,向着弗拉基米尔的背后袭来,弗拉基米尔却将身形低下,径直没入地面,带着索拉卡一起化为血池,携着黑夜之势逃离了二人的视线。

  望着弗拉基米尔远去的方向,卡尔玛恨恨的说了一句,“撤军!一定要将圣女找回来!”

  索拉卡感觉自己已经陷入了无边的黑暗,一股窒息的感觉袭来,周身冰冷的触觉让她感觉仿佛已经跌入了地狱,就在她以为自己即将面临死亡的时候,眼前却是出现了一道光。

  索拉卡睁开了眼,映入眼帘的是一座不输黎明神殿一般宏伟的殿堂,只是这殿堂却拥有着令人压抑的黑暗。

  “索拉卡,你来啦?”一道声音自索拉卡耳畔响起,听到这声音,索拉卡不由得愣住了,这声音是她无比熟悉的,只是这熟悉的声音她已有三年未曾听见。

  “哥哥?”可是当索拉卡转头望去,看到的确实一道陌生的身影,这道声音身影穿着暗红的盔甲,可是这道身影主人的那张脸她却无比熟悉,眼前的这人正是一直陪伴着她的哥哥,李青。

  “哥哥,你...”索拉卡快步走了过去,端详着李青那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,“哥哥,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?”

  索拉卡摇了摇头,三年前,李青便一声不响的离开了,之后便一直毫无音讯,她至今也不明白,李青当初为何要离开。

  “因为我当时已经觉醒了黑夜的血脉,那黎明神殿便再也无法留着我,若不是因为母亲的关系,我恐怕已经被他们......”李青伸出了手臂,手臂之上,一条条黑红色的脉络缓缓涌动,充满了肃杀的气息。

  “这....为什么你会觉醒黑夜的血脉?”索拉卡问道。

  “听说是黑夜的信徒...”索拉卡弱弱的说道。

  “不,我们的父亲是黑夜的领袖!你跟我来!”李青说着,便带着索拉卡向着黑夜神殿深处走去。黑夜神殿深处,一把充满黑夜气息的长剑静静的躺在王座之上。

  “父亲?”父亲这个词对索拉卡来说,却是更加遥远陌生,她甚至连父亲的名字都不知道。父亲对于她来说,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。

  “父亲?”索拉卡轻轻呢喃着,伸手抚摸着那静静躺在王座之上漆黑的长剑,她想在这把漆黑的长剑之上找到父亲的气息。

  当索拉卡的手接触到这柄黑色的长剑之上的时候,这柄黑色的长剑忽然散发出暗红色的光芒,这暗红色的光芒如长蛇一般围绕索拉卡的周身,将索拉卡围在当中,围绕片刻,这些暗红色的光芒直接钻入索拉卡的身体,在她身体之上满布着一道又一道暗红色的条纹,满身银白色盔甲也被一身暗红色的铠甲所取代,一袭银白色的长发也已经变为了暗红色。

  看着自己的变化,索拉卡惊恐的问道:“我...我这是怎么了?”

  “这是黑夜血脉觉醒,我觉醒时便是这样的。”李青说道。

  “觉醒黑夜血脉?我不是已经觉醒了黎明血脉了吗?”索拉卡问道。

  “不论是造物破晓的溃烂回响还是是造物倾泻的漩涡能量,不论黑夜还是黎明,都本是一体的,黑夜与黎明的争斗本就没有意义,黑夜过后便是黎明,黎明长肃,便是黑夜,就如皓月当空势必不久之后也会骄阳似火,这便是维持这世间均衡的本质。”一道少年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发出的却是少女的声音,厄斐琉斯,黑夜的新使徒,双生的杀戮者。

  “本是一体的?”索拉卡重复着厄斐琉斯这句话,将面前黑色的长剑拿在手中,轻轻抚摸着,黑夜的气息如同父亲的严厉,而那黎明就仿佛母亲般的温暖,黑夜与黎明,黎明与黑夜,这本就是缔造万物的父体与母体。

  “你结束不了这场战争,你也无法左右任何人心中的黎明与黑夜,只要人的心中还有欲望,或黎明或黑夜的苗头便会压过另一方。”厄斐琉斯说道,“不过,你或许真的可以平息这场的纷争,因为你的存在至少证明了黎明与黑夜可以并存的真理。”

页面导航:
网站首页
新皇冠快讯